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华创资本熊伟铭为什么我们是全国第二的天使是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2-10 15:02:34

【编者按】熊伟铭,华创资本合伙人。在华创主要负责技术相关领域的投资,主导投资了梅卡曼德、猎上、一呼医生、微知、智齿科技、特赞等项目,以及在硅谷的一系列创新项目。在加入华创资本之前,他是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合伙人。此前,熊伟铭是美国中经合集团合伙人。在加入中经合之前,他担任Piper Jaffray中国分析师。熊伟铭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系。

在国内一级市场募资金额一年高过一年的浪潮下,天使投资板块的投资额却并没有显著上升。这种情况下,做天使投资还是不做天使投资就成为了VC机构的一道数学题。那么,这几年中特别是2017年,华创在天使投资领域都持续做了哪些事?熊伟铭撰文分享了他的心得和观点:“做早期投资和天使投资其实是密不可分的,天使投资是我们探索新领域的必要工具。”

以下是熊伟铭文章实录:

因为我们出货量全国第二,徐老师还是第一。

随着2015年资本市场高潮的回落,各种新钱现在也基本都退潮了,O2O和各种共享充电宝的大浪也慢慢褪去,尽管各大基金也都完成了新一轮的募资,2016年全年整个一级市场募集了超过1.3万亿的资金,比2015年超过将近一倍,但是这并没有增加天使投资板块的投资额。

大平台不做天使投资是一个数学问题,比如我们最紧密的投资伙伴IDG就干脆把他们所有的天使投资功能甩给了我们共同的合资基金:华创——IDG天使投资基金,因为他们的早期基金就已经跑到了6亿美元的规模,而我们的天使投资单笔投资上限只有300万人民币或者50万美元。这是无论如何也没有人手可以做这么小规模的投资了……

所以天使投资变成了大平台的奢侈品,比如红杉的单一人民币基金已经变成了100亿的大家伙,早年在天使阶段非常活跃的经纬和险峰体重也都增长了好几倍,连徐老师的单一基金都已经涨到了10亿人民币。

在华创,我们一直没有扩募主基金的单一基金规模,几年来都是10亿人民币,主要的原因在于这是我们的拿手菜,炒这个菜我们味道拿捏的准,在厨房没有扩大,川菜和鲁菜的厨子没上台之前,我们没法换菜单怀一颗慈悲心。

我们认为做早期投资和天使投资其实是密不可分的,天使投资是我们探索新领域的必要工具,

华创资本熊伟铭为什么我们是全国第二的天使是

所以我们专门配置了一个团队只关注天使”阶段的创新。

论排名,出货量只是指标之一,我们做的工作远远不止于机关枪扫射,之前提到的“席梦思”和大量的创始人社区工作让我们能够从各个维度和大家深度交流。从中我们发现了拥有美国SIA单双板教练执照的资深阿里工程师、深谙生命科学但成功转型AR应用的哈佛博士、从小想从事教育但阴差阳错做到YY高层玩遍天下游戏的退伍军人……

从天使投资工作中我们也享受了最大的投资乐趣:发现创始人的多维创新力、心甘情愿的被忽悠而期待一个更好的明日世界。

汽车防撞测试报价
黑熊电动葫芦
西安宣传片拍摄报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