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刘军离职背后联想内部发展战略矛盾初显墓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1-14 13:21:40

日前,联想集团昨天晚间宣布人事调整,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移动业务集团总裁、摩托罗拉移动管理委员会主席刘军离职,陈旭东将接替刘军的位置,即时生效。

与此同时,陈旭东还将担任神奇工场联席董事长,神奇工场副总裁常程将出任CEO。相信多数业内人士(包括我们)在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到目前为止业内多数分析认为,刘军的离职是因其所在移动部门,尤其是其中的业务表现不佳,表面看如此,但从深层来分析,我们认为联想自开始并购摩托罗拉移动时,内部的战略分歧已经存在,只是刘军的离职让这种分歧最终浮出了水面。

直到今天,

刘军离职背后联想内部发展战略矛盾初显墓

我们也无从知晓究竟谁在并购摩托罗拉移动的决策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也许有人(包括联想自己)会称,这是联想董事会的集体决定。不过不知业内是否还记得那场源于10多年以前的并购,即2005年,联想以12.5亿美元并购IBM PCD(IBM的PC业务),据后来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回忆称,当时联想决策层(包括柳传志本人)对于杨元庆提议的并购IBM PCD均持强烈反对意见,只是在最后的决策时刻,杨元庆的据理力争终于让这起并购通过,所以在联想并购的历史中,某些高还是颇具影响力和话语权的。

以此我们认为在并购摩托罗拉移动时,内部的分歧肯定是存在的,毕竟从摩托罗拉移动的市场表现看,并购给联想移动,甚至整个集团业务的发展都是机遇与挑战同样巨大。那么究竟是谁在力主并购摩托罗拉移动或者在通过并购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从后来的任命看,应该是刘军,当然从杨元庆一向激进的战略(在之前并购IBM PCD时就已经显现出来)风格看,杨元庆更倾向于支持刘军。

那么接下来就是并购后摩托罗拉移动的战略定位和市场策略。是还按照并购前摩托罗拉移动主打海外市场(主要是中低端市场),不进入中国市场的策略,还是寄望摩托罗拉在中国市场几乎消耗殆尽的品牌影响力走部分高端市场,同时又兼顾中低端?从后来的结果看,显然联想选择了后者。但更之后的市场事实证明,联想的这种策略太过于乐观,非但没有与自己的联想品牌形成协同互补的市场效应,其出货量不增反降,这种策略在今年的第一季度被放大,联想跌出了中国市场前三。

那么问题来了,在上述这个不亚于并购重要性的定位和市场策略上,又是谁最终拍板?也许业内认为自然应是刘军,毕竟刘军是主管业务,但在联想完成摩托罗拉移动并购前,联想成立了所谓的神奇工厂,并准备发力互联,也就在此时,联想负责PC业务的陈旭东站在了与刘军亦盟友亦对手的位置上。而此前陈旭东领导下的联想中国PC业务的市场份额从26%提高到36%,利润翻番。但毕竟PC业务对于联想已经是超稳定的业务,未来发挥和施展的空间不大(包括相关高管),这个时候发展迅速的移动互联(例白天之所以听不见是因为过于喧哗如智能)部门自然就成为了香饽饽。

与此同时,联想CEO杨元庆对于并购摩托罗拉移动的要求和态度也发生了转变,例如盈利的预期从并购之初的10个季度缩短为46个季度,直至今年年底。不知业内从这些微妙的变化中看到了什么?我们的感觉是杨元庆以盈利目标提前和神奇工厂在施压联想的移动业务,当然我们这里并非说杨元庆是针对刘军本人,但正是这种施压,让我们不得不推测之后摩托罗拉移动重回中国市场是刘军重压之下做出的无奈的选择。

但就像前面所说,这个策略显然是失策的。而正是由于失策造成的移动业绩下滑,之前成立的由陈旭东领导下的神奇工厂自然得到了正名和重视,尽管在我们看来,神奇工厂未来在竞争激烈的市场找到立足之地的难度和风险(包括海外市场的开拓)要大于联想对于并购来的摩托罗拉移动业务的整合。当然,如果考虑到神奇工厂资本层面的运作,那就另当别论了。

总之在并购摩托罗拉移动之前和之后的过程中,联想高层的移动战略和做法始终充满着矛盾,不仅未能形成统一的战略,反而给人一种彼此竞争互掐的态势。既然是这样。联想还有什么精力去搞创新和业务,竞争力和市场份额下滑自在情理之中。

不过更让我们担心的是刘军离职,接替刘军的陈旭东已然是大权在握联想三个品牌,但其在公司内部邮件中表示,新的变化意味着神奇工场将在更多的领域与联想集团取得资源共享和协同效应,并有助于神奇面向更广阔的国际市场;这一调整也将极大提振投资人对神奇工场的信心。不知道业内看到这封内部信的核心观点会作何感想?除了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之前我们推测的战略不统一之外,即便是在刘军这个其中的不统一因素消失之后。

联想还在刻意强调某个品牌的重要性,尽管这个品牌目前连产品还都没有。尤其作为掌管联想三个品牌业务的陈旭东,如此倾向性,缺乏全局把控和平衡的观点让我们不得不担心未来联想自身品牌和并购来的摩托罗拉品牌的命运及发挥何种作用?毕竟目前这两个品牌依旧是联想业务的核心,也是未来所谓神奇工厂互联品牌(ZUK)发展的支柱。

在此我们不妨举黑莓的例子来证明高层之间战略不统一的危害性以提请联想引以为戒。

日前,由Jacquie McNish和Sean Silcoff联合编写的《Losing the Signal: The Untold Story Behind the Extraordinary Rise and Spectacular Fall of BlackBerry(失败信号:黑莓崛起和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中称,黑莓联合创始人Mike Laz强者让行为控制思绪aridis和Jim Balsillie第一次看到iPhone两人的态度截然不同,而Balsillie的反应似乎正是日后黑莓陨落的信号。

书中写道,当Mike La为哥们的生日礼物不惜重金zaridis第一次看到苹果CEO Steve Jobs展示这款的视频时,他惊叹道: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而当Jobs展示中的音乐播放器、视频播放器和地图功能时,Lazaridis这样评价道:整个络将被它摧毁。之后,他把自己的这种担忧告诉Jim Balsillie--我要你看看这个(视频),这些家伙真的、真的是太棒了。不过看起来Balsillie一点也不担心,他回复道:没关系。我们不会有事的。但日后的事实证明,高层认识和战略上的不统一,甚至是对立足以让一个企业由盛及衰,至少是失去重大的机会。所以刘军离职(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联想暴露出的战略矛盾必须正视,否则未来联想的转型之路可能会遭遇重大挫折。

化工厂设备价格
本杰明艺术涂料
压铁皮瓦机价格

相关推荐